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学指导 >> 戏曲小说 >> 《中国科幻之路》 第七章 科幻小说的分类

《中国科幻之路》 第七章 科幻小说的分类

2005年7月16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前言:问题的由来
第一节:预言式科幻小说
第二节:科普式科幻小说
第三节:文艺类科幻小说
第四节:科学传奇小说
第五节:分类结论

前言 问题的由来  第七章



  人们对某个客观事物加深认识的过程,也就是由高一级概念深入到低一级概念的过程。当人们刚一开始考察科幻小说这种文学样式时,自然而然地将它当作一个整体来研究。但随着认识的深入,广泛接触到包含在"科幻小说"这个概念的外延中那众多的作品之后,就应该对它进一步加以分类。
  研究科幻小说的内部分类有重大的理论价值。迄今为止人们没有为科幻小说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科幻小说的理解存在着以偏概全,肓人摸象式的认识。也就是把自己了解最多,印象最深的一种或几种科幻小说当成科幻小说的全体。这样我们就看到了许多彼此矛盾的定义,比如以下两个定义,一个从不接触科幻小说的外行人便很难认为它们是在讲同一种文学样式:
  "科幻小说是现代人的神话,因为现代的人不可能再相信从前的神话,一定要取得一种代替品,科幻小说便是现代的文学神话。"(张系国,引自《台湾科幻小说精选》447页) "科幻小说预测的只是似乎合理的科学发现,它可以说是科学家的温床。"((美)阿西莫夫,转引自《科幻小说教学研究资料》26页)
  有时,同一位科幻作家在创作生涯的不同时期,也会对科幻小说作出不同的理解。以下这两个定义式的论述就是被称为"中国科幻之父"的郑文光先生在间隔近四十年的不同时期分别阐述的。
  "科学幻想小说就是描写人类在将来如何对自然做斗争的文学样式"(郑文光《谈谈科学幻想小说》,转引自《郑文光70寿辰暨文学创作59周年纪念文集》)
  "科学幻想小说(这一概念),描述的不是一种小说,而是一种创作方法。……科幻小说这种创作方法,可以在表达主题思想方面获得一些优势。它可以显示生活中的素材在科学和逻辑的主导下夸张、变形,将现实世界变成虚化的世界。其最终结果可以将主题深化。"(郑文光 《97北京国际科幻大会论文集》)
  面对这种分歧,有些研究者倾向于作出综合性的定义,如:
  "一种最简单的定义认为,科幻文学是科技进步(或退步)的文学代言人。它是文学中的幻想传统在科学技术成为人类重要因素之后,在新的历史下找到的寄存外壳。"吴岩《理论与中国科幻的发展》转引自《97北京国际科幻大会论文集》
  一个领域的基本概念如果还没有搞清楚,就不可能建立稳固的理论基础。而弄清科幻小说的内部分类,对进一步搞清科幻小说的概念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只有我们了解大象的全貌,才能知道象牙、象鼻、象腿、象尾等并不代表大象,也才能为大象下一个整体的定义。
  当然,面对科幻文学事实上确已存在的内部分类,有些科幻界人士已经进行了这方面的探索。比如以下两个论点:
  "科幻小说大体可以分两种:一种是走通俗路线,娱乐的;另一种比较有哲学意味,"(郑文豪《台湾科幻小说精选》451页)
  "可以划分出'认知'和'审美'两种意义上的科幻小说,前者的代表人物应当是阿西莫夫,布拉德伯雷、克拉克则是后者的典范。"(严蓬 《关于郑文光科幻小说的审美分析》转引自《郑文光70寿辰暨从事文学创作59周年》)
   台湾科幻作家张系国也提出过一个分类方法:
  "一,探险科幻小说:叙述人在时间空间中的各项探险故事。
   二,机关科幻小说:叙述新奇的科技发明对人类可能带来的影响,如机器人、飞碟、死光枪、爱情机器等。
   三,社会科幻小说:预测人类社会未来的可能发展,也讽刺社会不合理现象,如《一九八四》、《美丽的新世界》等。
   四,幻想小说,以幻想为主,科学的成份减少或完全没有,包括三种,乌托邦科幻小说、鸳鸯科幻小说、文艺科幻小说。"
  张系国甚至将卡夫卡的小说视为科幻小说的典型。
  在《科幻的分类》(《科幻世界》96、4)一文中,吴定柏先生介绍了国外研究者在这个问题上的一些结论。比如,有的将科幻作品从外在形式上分为"趣味性作品、预言性作品、社会评论性作品";有的从主题思想上将其划分为"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两类;有的依照题材不同将其划分为"技术、人类利益、社会学和末世学"四类;有的则直接根据科幻构思所属的科学门类进行划分。
  但总得来说,与科幻小说丰富的创作文本相比,科幻界在这个问题上的理论探索是不够的。
  分清科幻小说的内部门类在实践方面更具有重要作用。不同门类的科幻小说有不同的创作规律。除象凡尔纳、克拉克等极少数的天才科幻作家可以全面地(当然是自发地)把握这些规律,在几乎每个门类中都写出优秀作品外,大多数科幻作者是办不到这一点的。他们最好的选择是自觉地找到适合自己的门类,深入钻研,"一着鲜吃遍天"。对于科幻杂志和科幻小说出版商来说,了解科幻小说内部分类的知识就更重要了。因为不同门类的科幻小说有着不同的读者群,有时读者对象差别巨大。搞清这个分类,其作用类似于营销学里的"市场细分"。
  从逻辑学的角度,要进行划分工作必须先找到划分的依据。总的来说,以上分类在确定划分依据方面作得都不够深入,以至于分类的结果含糊不清。在科幻小说这个大范畴里,进一步划分小概念的依据不只一条,可以包括历史渊源、本身特点、创作规律和社会意义等几方面。本文根据这些划分依据进行综合判断,认为科幻小说可以划分为以下四大门类:预言式科幻小说、科普式科幻小说、艺术科幻小说、传奇类科幻小说
一节 预言式科幻小说  第七章



  这类科幻小说的最早渊源,是一些哲学大师用文学手法表现其理论体系的著作。如柏拉图的《理想国》、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康帕内拉的《太阳城》等等。在哲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大凡纯概念式的探讨,本身便是既远离现实又异于现实的,这一点与科幻小说有内在的一致性。同时我们也可以很直观地理解这些哲学家的创作意图:用文学手法来表现自己的哲学观点,其影响力远胜于纯粹的学术论文。而且在细节方面的描绘,在创作的自由度上,学术文章也不及这类传奇性的作品。这也是后来催生预言派科幻小说的主要创作动力。
  在晚近一些的渊源中,威尔斯是最重要的一位。他不仅是科幻小说家,而且是现代未来学的创始人。他的科幻小说包含了很多本人的学术观点。随着未来学的发展,这门学科已经由泛泛地谈论一些整体上的社会发展趋势,演化为具体预言某个社会领域的未来进程,也为预言式科幻小说提供了更多创作素材。
  一些自然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专家也偶尔创作个别作品,为自己的研究扩大影响。如齐奥尔科夫斯基便将他的分级火箭原理写成科幻小说。后来在科幻小说领域中也出现了如《太阳风帆》、《天堂的喷泉》等专门预言某个具体技术发展的作品。另外还有如心理学家,开行为科学一派先河的斯金纳创作的行为科学幻想小说《沃尔登第二》等个别例子,是为了阐述自己的学术观点。
  冷战时期,西方学者们写了一些精确描述"核冬天"之类灾难的预言作品。这些作品一次次提醒着人们的理智,在普通民众心目中牢固建立了核战争等于人类集体毁灭的概念,为人类最终告别核战威胁建立了某种舆论上的"防火墙"。如今,关于人口危机和环境危机的科幻作品也在不时为人们敲响新的警钟。这些都体现着预言派作品社会价值。
  在中国,预言科幻小说这个门类只有极少的代表作品。十几年前,刘兴诗的《美洲来的哥仑布》便是罕见的一例。该作品作了一个历史学方面的预言:根据苏格兰地区发现的印弟安式独木舟,预言数千年前,美洲印弟安人随海潮漂流到达欧洲。这篇小说不仅描写了这样一个具体的科学预言,而且描写了科学方法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判决性实验。因而在表达科学思想方法上具有相当的价值。稍后则有水坝专家,两院院士潘家铮先生写的一些以水坝为题材的科幻小说
  目前,科学预言式科幻小说在中国的主要代表是王晋康。他的《生死平衡》预言了西方现代医学某些基础性的缺陷将导致的危机。《亚当回归》、《义犬》、《豹》等一系列作品预言了科学必将改变人类自身的大趋势,并对此作出乐观派的阐述。其独立的思想观点,迥异于克隆羊多利诞生后世界范围内出现的怀疑气氛。当然,作为综合性的科幻作家,王晋康在其它门类的科幻小说中也有出色成就。
  在主题、情节、文笔这三大小说要素中,一般预言式科幻小说在后两方面很难有多少出色之处,因为它们多出自学者之手,而非文学家之手。但在主题方面则有巨大的优势。某种意义上讲,它们都是"主题先行"的作品。只是这里"先行"的主题不是作者自己也不理解的现行政策,而是作者本人自发探索出的学术成果。这些成果在本学科领域拥有领先的地位,并且因为它们的文学性而获得较大的社会影响。也正是因为创作这种科幻小说,要先有货真价实的科学预言,后有文学作品,所以在科幻小说中,这个门类的作品是最少的,几乎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但它们的影响力却很大,可以说写一篇是一篇。这正是它们在主题方面的优势所至。
  尽管预言式科幻小说数量极少,并且多是学者们在从事学术工作之余的业余创作。但它在科幻小说这个总体中却具有重大意义。科幻小说是科学与文学这两个传统上极难沟通的领域彼此融合的结果,而当今的预言式科幻小说代表着这个融合过程中科学界一方作出的努力。这类小说在科学方面的严谨和完备往往是纯科幻小说作者达不到的。科学作为一种文化的精神内核往往存在于科学家们的实践中,所以对于这些精神内核,科学家也比文学家更有深刻体会。因此科学家们写出的科幻小说能更为准确地体现这些精神价值。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学者们不用其它文学样式来表达自己的成果?比如现实主义题材的文学等等。答案也很简单,因为尖端学术成果都是"未来完成时"的,在文学里,只有科幻小说是它最合适的艺术载体。而且,学者们创作预言式科幻作品,更多地是探索他们的学术成就会带来哪些社会影响,这也与科幻小说的一惯主题相同。
  如果在科幻艺术内部来讨论此类小说中预言的价值问题,应该持比较严谨的观点。在相当一部分公众眼里,科幻小说就是货真价实的预言。科幻小说家赢得"预言家"美誉的原因,其实与算命先生差不多:"科学幻想小说作家的预测往往是错误的,但他们偶尔正确的预测引起了公众的注意。"(《科幻之路》三卷457页)如果真要给科幻小说本身戴上严肃预言的桂冠,势必要用严格的统计资料来证明:在科幻小说史上出现过的那成千上万种假设,最终兑现了多少?百分比是多少?显然科幻小说经不起这样的考验。
  支持科幻文学的人常举出某某科幻作品中的预言最终兑现,或者说似乎最终兑现的预言作例子,来证明科幻文学的神奇。这种作法是不妥当的,因为这是在考较作者的科学水平,而非文学水平。而且这样作就把科学预言小说推入一个两难境地:如果作品中的预言落空,作品就没有价值;如果作品中的预言兑现,作品也会象过时的新闻一样没有价值。其实,优秀科学预言式作品尽管写的是未来,但主要还是要影响当代人,启发当代人来开始或阻止某种事件的进程,或某个事物的产生。
  这个问题也告诉大家,如果一个科幻作者要创作预言式科幻小说,需把重点放在个别科学进步成果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上,而不要放在预言本身在完成时间与完成可能的精确上。这样才能充分发挥文学作品的长处:丰富情节、塑造人物,用艺术形象来表达科学预言。"科幻小说可以把时代超越到将来去,找出科学极端发展下对人类带来的冲击。"(张系国《台湾科幻小说精选》450页)凡尔纳作品中的某些科学预言虽然被后来的科学发展证明为错误,比如宇航技术最终以多极火箭为基础,而不是采取发射炮弹的方法,但这些作品却流传至今,读起来仍有艺术魅力。而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中国科幻作者写的一些如今看来非常准确的预言式作品却没有流传下来,正是因为上面这个原因。
  
  
  由于作者文学功力的高低不同,科学预言式科幻小说的读者面有大有小。但它的基本读者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从这类作品中吸收的主要是学术观点,得到启发。而这类小说比相关学术论著的优势,在于它们能尽快地将作者学术观点的影响由本专业的同行扩展到更广泛的知识阶层中。
二节 科普式科幻小说  第七章



  科幻小说的萌芽出现以后,一些先驱者便看到它可以在科学普及方面起到重大的作用。青年鲁迅在译本《月界旅行》的辨言中的论断是这方面的经典言论: "盖胪陈科学,常人厌之,阅不终篇,辄欲睡去,强人所难,势必然矣。"然则"假小说之能力,被优孟之衣冠,则虽析理谭玄,亦能浸淫脑筋,不生厌倦。"(转引自《论科学幻想小说》4页,科学普及出版社1980年版)早期科幻作家顾均正也认为:"……科学小说入人之深,也不下于纯文艺作品。那么我们能不能,并且要不要利用这一类小说来多装一点科学的东西。以作为科学教育的一助呢?"《论科学幻想小说》17页。)
  可以说只要世上还有科幻小说存在,这些论点都是不过时的。科学家们可以深悟科学的博大与壮美,从而沉浸在公式定理和无休止的观察实验中,普通人则作不到这一点,注意力不足的青少年儿童也作不到这一点,但又有向他们宣传科学的客观需要。所以也永远有"假小说之能力"的必要。
  当雨果·根斯巴克创办世界上第一本专业科幻杂志时,就认为科幻小说是在给科学知识这副苦药包上糖衣,让人们轻松服下。稍后的阿西莫夫也创作了大量实际上是科普作品的科幻小说。不久前去世的美国科幻作家卡尔·萨根在评论科幻小说时说过这样的话。"在一个虽然植根于科学,却在确保科学为人们所真正理解方面,又几乎无所作为的文明社会中,利用一切机会传播科学知识是十分重要的"(转引自《科幻小说教学研究资料》13页)。这些都是科幻作家内部推崇科普式科幻小说的观点。
  但真正将科普式科幻小说系统地发展起来的,是前苏联和中国。在这两个国家形成的计划体制中,科幻小说一直被定位于科普创作领域。在中国,解放以后,大批科普作家改写科幻,使那时的科幻作品与科普形成了紧密的血缘关系,中国科幻作者在如何用科幻来宣传科学方面也作了大量技术上的探索,形成了一些固定套路与模式,比如访谈式、误会式等等。
  由于过分重视科普幻想小说,压抑了其它类型科幻小说的发展。稍后的大陆科幻小说作者纷纷挣脱束缚,尝试新的写法。历经十几年努力,科幻文学内部已经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但最早开放的科普幻想小说之花却日见萎缩。如今只有安徽的绿杨一人坚持这方面的探索。在他创作的《鲁文基系列》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传统科普幻想小说的基本特色:丰富的知识内涵,解谜式的情节和朴实无华的文风。该系列小说所塑造的鲁文基从其生活背景上看,是个半神话式的人物,许多情节,比如他住在别墅式的空间站里,没有正式职业但有花不完的金钱等等,也都是童话般的情节。但作者和读者都不会去计较这些问题的真实性,而是把重点放在其中的知识线索上,这就是科普幻想小说的特点。
  科普幻想小说的主要特点,就是作者虽然也要采取幻想性的背景,如外星、未来等,但情节的核心逻辑则是一些已知的科学知识。因此与科学预言派科幻小说相反,科普派科幻小说面向的是科学的过去(以永不停顿的发展为主要特征的科学只有过去、未来,没有现在)。以阿西莫夫著名的作品《奇异的航程》为例,这个作品写科学家将人缩小送入人体内游走航行。该作品萌发了一个丰富的科幻题材类型,如美国影片《内层空间》,当代中国青年科幻作者周宇坤的《脑界》等都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这个构思没有科学上的依据,从预言的角度也不及医学上的"药物制导技术"更接近现实。但作者主要的创作目的是描写奇异的人体内部结构,其基础是现有的生理学和医学知识,从而是科普式科幻小说的范例。
  纵观中外科幻文学史,科普幻想小说一脉尽管渊源深长,但却没有产生有重大影响的作品。这也是想要在艺术上有所提高的科幻作者相继抛弃这一创作取向的基本原因。但这并非意味着科普幻想小说是一种没有前途的门类。而是因为以前人们在创作科普幻想小说时,遵循着一个错误的原则,那就是把宣传科学,等同于宣传某种具体的科学知识。这样就等于取消了科普幻想小说的独立地位。人们自然会把科普幻想小说与其它科普形式摆在一起,比较它们的"宣传效率"。二十年前在中国曾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一篇数万字的科幻作品中,往往真正讲述科学知识的部分只有数百字,这岂不是对纸张的一种极度浪费?"(《论科学幻想小说》9页)我们在发笑之余,也应该想一想提问者的出发点:一篇平庸的科普式幻想小说在传播知识的效率上,肯定比不过文笔优美,趣味盎然的科普文章。二十年后的今天,当影视技术,特别是多媒体技术和计算机辅助教学引入课堂之后,学习科学很大程度上不再是需要"头悬梁、锥刺股"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拐弯抹角编个故事来宣传某个公式、定理,显然是少慢差费的事。同时,只写个别的具体知识,很容易使作品变得琐碎和狭隘。
  那么,科普幻想小说如何寻找自己新的生命力之所在呢?用文学来宣传科学,一定要把科学当成一个整体来宣传,要宣传科学的内在精神,科学之"道",这才是科普幻想小说的立身之本。从如今的"法轮功事件"可以看到,知识丰富并不一定能抵抗蒙昧,一大批高级知识分子也落入彀中。所以说,掌握具体的科学知识与真正接受科学思想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科幻作者如果坚持以宣传科学为创作目的,那就要对科学挖得更深,把握得更全面,写出科学的"形而上"的东西才行。
  在这方面,我们缺乏作品上的范例。较早的例子可以算上美国电视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这套没有色情、凶杀场面的系列剧,靠着奇异的科学之谜吸引着一代代青少年观众。同时也向他们宣传着真正的科学探索精神。新近的例子可以算上美国影片《龙卷风》。男女主人公为了求得科学实验数据,一次次扑向可以吞蚀一切的龙卷风,其献身精神比影片本身的特技校果更能震撼观众的心。这部影片表达了科学发展的基本动力--人类对大自然的争服,特别是当大自然象魔鬼一样对待人类的时候。影片中男女主人公将仪器送入龙卷风柱的瞬间,完全可以与科学史上富兰克林将风筝送向雷电的瞬间相比。
  尽管这是两部影视作品,但我们可以借鉴到写好科普幻想小说的经验:如果我们只是想介绍具体的科学知识,作品的情节和人物就只能成为工具,这样一来,情节不能充分展开,人物性格也得不到深入挖掘。应该把重点放在科学探索的过程中去。在这样的过程中,情节是丰富的,人物也是立体的,生动的,科学精神也能得到真实的反映。作品的艺术层次也能充分提升。
  如果一个科幻作者准备在科普幻想小说方面作些尝试,那么他必须对科学有系统而全面的了解,包括接触真正的科学家,接触真正的科研机构,从这些处在科学前沿的人和事中体味科学的精神内涵。这是一个艰苦的工作,如今不少文学爱好者不缺天赋,独缺勤奋,不愿或不敢啃科学知识这块硬骨头。但对于科幻小说的作者来说,掌握丰富科学知识这是立身之本,是作品水平的最终保证。这一点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
  从科普式科幻小说的发展来看,如何充实想像性是主要课题。对现有科学知识的依靠使其成为四大门类中最难展开想像的一类。
  从读者的角度,科普幻想小说主要面向青少年。
三节 文艺类科幻小说  第七章



  对于此类科幻小说,笔者还没有找到更准确的称呼,所以起了这么个含糊的名字。提倡文艺类科幻小说的作家将科幻小说视为一种文学表现手法,并力求提升科幻小说文学品味。这是两个方面的动力。正是这两种动力的推动,使得这类作品在艺术性方面为四大门类之冠。
  这类科幻小说的渊源来自纯文学界。科幻小说的开山之作《弗兰肯斯坦》便是一篇文艺类作品。它用文艺的笔法,探索了人对自然的控制所带来的道德问题,而这个问题用一般题材是很难写出来的。作者终日与雪莱、拜伦这样的大文人为伍,受到熏陶,也使这部作品拥有更多文学上的价值。在这以后,肖伯纳、马克·吐温、霍桑、爱伦·坡、斯蒂文森等个别作家也在文艺类科幻小说方面作出尝试。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沉寂之后,文艺类科幻小说产生了大爆发,即西方科幻界的"新浪潮运动"。这个门派较多地将目标放在提升科幻小说文学水准上,并较多地借鉴西方现代主义诸多流派的创作方法。后来因为作品本身的可读性下降,失去大量读者而走向失败。
  中国最早的文艺派科幻小说应属老舍的《猫城记》。在这部作品中,老舍用科幻小说的形式讽刺了中国封建社会的腐朽性和衰亡的必然性。解放后到九十年代初,科普类科幻小说成了中国科幻小说的主体,基本没有文学家尝试创作科幻小说的例子。但在早期科幻作家中,郑文光和刘兴诗两位较多地提倡了科幻小说文学价值。他们的观点基本接近:科幻小说主要是一种表现手法,它应该更多地关注现实。这实际上与西方的"新浪潮"流派走在不同的路上,并且可能也是更为正确,也更有可能最终成功的一条路。"新浪潮"主要是"为艺术而艺术",努力的目标更多地在于使科幻小说受主流文学界承认上,而不是深入社会现实,并使作品更多地受读者承认。可惜由于年纪和精力的限制,郑文光和刘兴诗的观点基本没有转化为创作实践。
  与大陆科幻诞生于科普阵营不同,台湾科幻小说从一开始就是由一批纯文学家们倡导的。所以他们更多地提倡科幻小说文学价值。同样可惜的是,他们的这一倾向也没有多少创作成果来支撑,只停留在观念表达上。
  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科幻在这个方面有了一些积极探索。一些纯文学作家开始尝试借鉴科幻小说的创作路子。产生了如梁晓声的《浮城》、王晓波的《白银时代》这样的作品。其中象乔良的《末日之门》、朱苏进的《绝望中诞生》以及毕淑敏的个别作品都是很标准的科幻小说。这些文本提供着科幻小说文学性上的范例。在科幻作者的圈子里,文学学士出身的韩松是这方面的代表,他的作品吸收了许多西方现代文学的表现手法。一些纯文学界人士开始成为科幻小说编辑,如《科幻世界》的现任主编阿来等。他们也更多地从文学角度来考虑科幻作品价值。
  
  从纯文学历史传承来看,科幻小说实际上是传统浪漫主义文学在科学时代的新面目,也吸取了如未来主义等现代派艺术的主要观点。科幻小说可以突破目前纯文学表现题材上的限制,将现实生活变形,夸张,取得表现力。但又避免了各种现代派文学作品难以卒读的敝病,用细节真实来平衡整体的虚构。随着科幻界与纯文学界的交流日益广泛,这种流派的科幻小说将会有更多的发展。
  文艺类科幻小说的读者主要是文学爱好者。从这个角度讲,文艺类科幻小说也是纯文学界顺应时代要求进行变革的一个很有价值的取向。
  在科幻电影的历史上,也有文艺化作品的踪影。二十年代德国科幻巨片《大都市》因其卓越的美学价值,成为电影史上十大经典之一。六十年代未的《2001年太空旅行》吸取了大量现代主义的表现手法,在艺术上对科幻电影是个升华。不过,作为一项更注重商业价值的艺术领域,科幻电影中文艺流派的代表要比科幻小说中少得多,也没有成气候。
四节 科学传奇小说  第七章



  谈到科幻小说的来源,很多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古代神话,因为两者都具有超现实的特点。实际上,古代神话在科幻小说里的"子孙"只是整个科幻小说的一部分--科学传奇小说
  在雨果·根斯巴克为科幻小说定名前,科幻小说被赋予许多名称,其中主要的一个就"科学传奇小说"。笔者翻出这个词汇,用来指以新、奇、怪为追求,专注于描写怪异故事的科幻小说。这种科幻小说的主要特点,就是将取材于传统神话和故事情节,或将借鉴于武侠、侦探、言情小说的情节加上科学背景。科幻作家们对此作过许多总结,如:  "今天我们所认识的科学幻想故事。虽是各种故事中最年轻的一种。但与源流最为久远的探险故事,却有着深厚的渊源,有时甚至难分彼此。涉猎过科幻小说的读者都会发觉,在这些作品中,很大部分都有探险的成份"(李伟才《超人的孤寂》) "太空战斗代替了罗马的竞技场,地球人杀外星人代替了狮子和基督徒的战斗。"(布赖恩·奥尔迪斯《世界科幻文学运动》转引自《九七北京国际科幻大会论文集》) "科幻里新奇、吸引人的东西,等于武侠里的机关布景、比武时各种招术一样。"(张系国《台湾科幻小说精选》)这些看法主要指传奇类科幻小说
  如果单就数量而论,中外科幻创作积累到目前为止的全部作品中,传奇类占了大多数。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将科幻小说创作和出版体制化的地方,而美国的科幻小说主要源自本土的通俗文学。所谓科幻小说的"黄金时代", 便是一个以传奇类科幻为主的时代。这类科幻小说最终获得了类似"行业标准"的特点,成为世界各地科幻作者模仿的对象。九十年代以后,在科普式科幻小说退潮而文艺类科幻小说没有兴起之前,中国大陆主要的科幻创作成果究其本质而言,也都是通俗类科幻小说。作者众多,但没有特别有代表性的出现。稍远一点的地方,香港的倪匡和黄易写作了大量传奇类科幻小说,卫斯理系列是其中的主要代表。在科幻电影方面,十部有九部可以归为传奇类科幻片。
  科学传奇小说也有自己的价值取向,那就是比赛想像力。看谁的题材更新颖,情节更奇特,在这类科幻作品中,"幻"字得到了充分地发挥。在种种非科幻的外行观点中,将科幻小说单纯视为想像力的产品是一种主要观点,而传奇类科幻小说的存在为这种观点提供了内部依据。
  科学传奇小说是一种边缘性的文学样式,即科幻小说与其它文学样式的杂交,或者说其它文学样式向科幻小说的过渡产物。在这类作品中,留有很多传统神话或其它种类文学的痕迹。对不熟悉科幻小说,但想尽快进入这一领域的作者来说,写传奇类科幻也是最容易的。尽管一些"纯科幻迷"可能不喜欢这类作品,甚至称其为"伪科幻",但它的读者群却是四类小说中最多的,影响力不可低估。它也是科幻艺术娱乐价值的主要体现。只不过传奇类科幻的欣赏者流动性最大,最不稳定。
五节 结 论  第七章



  能不能进行更为细致深入的分类?我想肯定能,随着人们对科幻艺术研究的深入,人们会辨别出更多的"亚类"、"亚种"。但从实践角度来说,将作为一个整体的科幻小说划分到四大门类这个层次,在指导创作和出版工作时基本上就够用了。
  有没有四大门类之间的杂交品种?当然有。而且所谓分类也只是创作之后的研究行为,并不是作者们在创作时的框子。所以也并没有纯粹属于某一门类的作品。进行这样的分析只是为了使大家的认识更有针对性。
  有没有兼通四大门类的科幻作家?当然有。如凡尔纳、阿西莫夫、克拉克等人,其作品便覆盖了上面所有这些科幻文学类型。中国大陆的王晋康等作者也能作到这一点,王晋康的作品有科学预言类的《生死平衡》、文艺类的《失去它的日子》、《魔环》,传奇类的《追杀》、《美容陷井》等。但大多数科幻作者应该具体考虑自己的创作优势,先专攻一点,后兼及其余。至于出版界,也应该具体考虑某一类作品将要面对的读者对象。不存在让一切科幻迷都点头称是的科幻小说
  最后,将科幻作品四大门类的特点以表格的形式总结如下。
名称

题材

读者

代表作

预言式科幻小说

科学预言和哲学成果

知识界人士

《天堂的喷泉》、

《沃尔登第二》

科普式科幻小说

已经存在的科学知识

青少年,科学爱好者

《小灵通漫游未来》、

《鲁文基系列》

文艺类科幻小说

与科学领域不大相关的社会生活

文学爱好者

《灾难三部曲》、

《献给阿杰尔农的花》

传奇类科幻小说

传奇故事

青少年和一般的消闭文学读者

《卫斯理系列》、

当今好莱坞科幻片主流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