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学指导 >> 戏曲小说 >> 烛幽发微 纤毫毕见——谈小说的心理描写

烛幽发微 纤毫毕见——谈小说的心理描写

2005年12月14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当代文艺评论家侯金镜先生说过:“文学的目的不在于告诉人们生活中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而是告诉人们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就要揭示人的心理世界、感情世界,用以影响读者的心理世界和感情世界。”“文学如果不能描写出人的心理活动,就没有文学。”(《短篇小说琐谈》)小说刻画人物的独特长处正在于作家的笔可以无拘无束地出入人物的心灵世界,精细入微地展示人物心理的复杂变化,通过人物感情的浪花波纹,激起读者心头的道道涟漪。从优秀作家笔下那些精湛独到、异彩纷呈的心理描写片断中,我们可以获得对这一表现手段的较为全面的认识和宝贵的艺术启迪。本文拟从直接和间接两个着眼点出发,对小说的心理描写作一总体勾勒和概括扫描。
   一、心理的直接描写:心理剖析、内心独白、情绪直感、梦境幻觉
   心理剖析和内心独白是心理描写最常见的手段。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心理分析几乎是赋予创作才能以力量的最本质的要素”(《西方文论选》)。它往往以集中凝练厚重的笔墨清晰完整地勾勒人物性格的总体风貌或展示特定时刻的心理演变过程。《项链》开头的大段描写就是典型的范例。在这段一千多字的心理剖析中,作者精雕细琢、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主人公玛蒂尔德垂涎“高雅和豪华生活”的隐秘心理:她出身低微,又嫁给了小职员,虽然天生丽质,却无法挤进上流社会;现实和理想的尖锐矛盾使她终日陷于“悲哀的感慨和狂乱的梦想”中。作者不惜笔墨,一连用了七个“梦想”,从居住、饮食、穿戴、交友等方面着力展示了她“伤心、悔恨、失望、困苦”的痛苦心境,把这个天真单纯、耽于幻想、地位低下、不安寒伧、渴慕富贵、醉心浮华的小资产阶级妇女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刻画得惟妙惟肖,入神入骨,为情节的展开作了坚实的铺垫,预示了人物性格的走向和悲剧命运。
   如果说这段心理剖析由于出现在中心情节展开之前,而难免给人某种静态意味的话,那么《母亲》中写尼洛夫娜发现自己被暗探盯梢时一瞬间的忧惧和“几秒钟的动摇”则更具动态感、层次感,并且大量运用了内心独白的表现形式。起初,那是一种朦胧的不祥的预感:“她觉得这人好象有些面熟”,“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尽管母亲主观上不愿往坏处想,可是长期斗争中形成的警惕性却使她产生了“心冷得紧缩起来的感觉”,“嘴里充满了干燥的苦味”,这表明潜在的威胁,严峻的现实使母亲无法获得自我安慰,“强烈的灾祸的预感”迫使她通过回忆弄清楚了这个不速之客的真实嘴脸,意识到自己的不利处境。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侥幸心理:“完蛋了吗?”“大约还不妨吧……”但立刻又鼓着勇气严厉地说:“完蛋了!”正视现实就这样取代了一刹那的侥幸心理。接着作者更具体细致地描写了母亲头脑中闪过的一个个小火星,由“丢掉丢掉箱子逃”发展为“带了箱子逃”,进而展开剧烈的思想交锋,表现母亲自觉战胜动摇和软弱、走向坚定和无畏的心灵历程。她为这些“狡猾而微弱的小火星”的出现而感到“可耻”,坚决地策励自己“不要给儿子丢脸!没有人害怕。”在这种心理支配下,她觉得那暗探的目光不过是“一道没有精神的胆怯的视线”;她完全回到现实中,冷静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变化,作好了斗争的充分准备。这一大段心理剖析和内心独白把那些异常迅速而且千变万化、稍纵即逝因而难以捉摸的内心活动精确传神纤毫毕见地表现了出来,一个可亲可敬的革命母亲形象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从情节发展看,为下文写母亲与反动军警的正面后头提供了心理依据,从人物塑造看,使母亲的英雄形象更加血肉丰满、真实可信。运用这种精细入微的心理剖析和内心独白刻画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精神世界,构成了《母亲》在人物描写方面的鲜明特色,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在直接心理描写中,作者的笔触有时并不深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昭示思维活动的流程,而只是传写某种直觉感受,但这种直觉感受却迥然有别于生理器官因物质刺激而产生的感觉,如触电感到麻,尝蜜觉得甜等等,究其本质属于精神活动的反应,属于心理描写的范畴。《母亲》中作者这样写母亲被反动军警污蔑为“女贼”时的心理感受:“她觉得他的话好象重重地有她脸上打了两下。这些恶毒的嘶哑的话使母亲感到好象脸皮被撕破、眼睛被打坏一般地疼痛。”这里用一连串比喻,生动形象地描摹出母亲心中无法忍受的“受辱的苦味”以及由此激起的愤怒情绪,使读者感同身受,产生强烈的共鸣。
   如果把心理剖析、内心独白和情绪直感比作直接心理描写的“常规武器”的话,那么写梦境和幻觉则是它的“特种武器”。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境幻觉是现实生活的曲折反映,是思想意识的变形图画。它怪诞离奇,却曲径通幽,因为在梦境和幻觉中人物的深层意识往往坦露无遗。因而描写梦境和幻觉实在是揭示人物心灵隐秘的一条通道、一条捷径。契诃夫的《凡卡》中写九岁的凡卡由于生活所迫,从乡下被送到城里一家鞋匠铺当学徒,在那里孤苦无依,受尽折磨。圣诞节前的深夜,他趁老板一家出门,伏在凳上胆战心惊地给爷爷写信,请求爷爷把他带回去,但信封上却没有写地址。信投出去以后,凡卡夜里做了一个甜美的梦——

本文章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