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学指导 >> 戏曲小说 >> 小说教学之我见

小说教学之我见

2005年11月8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小说是一种叙事性的文学样式,它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故事情节和环境的描写,形象而广泛地反映现实生活。人物、情节、环境被称作小说的三要素。作者通过艺术虚构来反映生活。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借助形象思维,在潜移默化中得到启发,受到教育。根据小说的这些特征,小说教学应兼顾三个方面。

一、引导学生熟悉故事情节,了解文章结构特点

所谓情节,就是展示人物性格,表现人物相互关系的一系列生活事件的发展过程。在小说创作中,作者的重要任务是塑造典型人物。因为它是反映生活的手段。典型人物性格的形成、发展是通过人物间的复杂关系以及从人物间的矛盾所产生的一系列生活事件中显露出来的,也就是通过情节表现出来的。因此,小说教学应重视分析故事情节。例如,我教《鲁提辖拳大镇关西》一文时,板书课题后,由学生补充介绍了选文前段的内容,然后我说:“有朋自远方来。”学生齐接:“不亦乐乎!”随后我把“乐”字写在了黑板上,并用箭头指向课题的“打”字。“为什么由乐而打呢?”学生有疑问,便产生了阅读课文的欲望,在教师的指导下,学生理出了故事的情节,把握了事件发展的脉络。从“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到“向店里掇条凳子,坐了两个时辰”这一情节发展变化中,学生们又理解了鲁提辖“粗中有细”的多重性格。从激怒郑屠到三拳打死郑屠,学生们有理解了鲁提辖另一个性格侧面:有勇有谋。而这两个性格侧面的形成又是鲁提辖富有正义感的思想性格发展的必然结果。再从鲁提辖的结局“......;提了一条齐眉短棒,奔出南门,一道烟走了。”可以看出社会与鲁的性格的不包容性,即矛盾性:社会黑暗,恶人横行,好人遭殃。顺着跌宕起伏的情节分析,柳暗花明,作者的创作意图--中心思想也就跃然纸上:表达了被压迫人民伸张正义的强烈愿望。这样从分析情节入手,学生易于把握小说中人物性格特征,教学起到了事半功倍之效果。

二、引导学生分析文章中主要人物性格

人物的性格在情节的发展中不断完善,情节影响人物性格的发展。但情节本身也是一定性格的人物间发生不同关系(联系、矛盾、同情、反感等)的必然结果,不同性格的人物之间会造成不同的必然结果。在情节显现人物性格的同时,人物性格也决定着情节的发展。因此在小说教学中也应引导学生分析主要人物的性格,从而把握好小说的创作意图。

我在教《夜走灵官峡》一文时引导学生理出了“走——不走——再走”的情节之后,继续分析探讨为何有这一发展变化。“我”走,是因为任务在身;“我”不走,是因为天黑,雪大,路险;而“再走”这一情节发展,则应引导学生分析成渝的形象,通过人物语言、外貌、动作的细致描写,学生获得了深刻感受:成渝聪明机灵,淳朴可爱。可爱之处在:他七、八岁年龄把照看妹妹当作一项任务完成,他关心天气,生怕下雪停工,他以爸爸是“开仙(山)工”而感到骄傲,在理解成渝性格特征的同时,他的父辈的优秀品质、战天斗地,忘我劳动的工人群体形象便也鲜明起来了。“我”、成渝的父母及修路工人,三类人物性格品质是相互联系的,是感染包容的,“我”再走,这一事件结局也就成了必然结果。水到渠成,学生理解了作者的创作意图:用侧面描写的方法,歌颂了在成宝铁路工地上,工人们不畏艰难、忘我劳动的主人翁精神。

三、小说教学不能忽视对环境描写的分析

环境是人物活动和故事发生发展的场所。特定的人物总是在特定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所以对小说环境描写的分析,也是理解人物形象的一个重要方面。环境描写分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描写。

以自然环境对人物性格发展的作用为例,《七根火柴》一课的主要人物——无名战士的崇高品质就不仅仅是情节发展的结果。从情节来看,文章安排为:无名战士保存了七根火柴;托咐卢进勇转交给部队——无名战士牺牲——卢进勇追上部队,火柴给部队带去了温暖。单从情节分析平淡无味,而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是细致的环境描写。小说开始便写环境:草地气候瞬息万变,此时风雨交加,气候寒冷,写卢进勇又冷又饿,突出了过草地中大部队对火的需求,写卢进勇全身湿透,说明保存火柴的艰难,在同样恶劣的环境中,有一位比卢进勇伤情更重,饿得、冻得奄奄一息的无名战士却等待着“托咐”。无名战士的崇高形象就是在作者描写的恶劣环境中高大起来的,学生在反复体味中理解了作者的创作意图:表现二万五千里长征中,红军战士一心想着革命,一心想夺取全国胜利的共产主义精神。这篇小说没有细致的环境描写,人物形象就不可能打动读者。

本文章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关闭】【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