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学指导 >> 戏曲小说 >> 两“玉”出场巧安排——《林黛玉进贾府》一评

两“玉”出场巧安排——《林黛玉进贾府》一评

2005年7月3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两“玉”出场巧安排

——《林黛玉进贾府》一评

广东省珠海市前山中学  周庆光

 

阅毕《林黛玉进贾府》,便深深折服于其故事情节安排之巧、人物描写之妙、人物关系交代之精。文中重要人物——两“玉”出场安排的巧妙,更让人赞不绝口。

让宝玉倾尽终生之情的绝美少女黛玉,在她登场时,作品并没有急于从正面去写出其容貌,而是先展开了一系列的侧面描写:先是写她进贾府时,受众人簇拥,初示来者不凡;紧接着写贾府最具权威的人物——贾母疼爱万分地一把搂入怀中、抱着大哭,再示其不凡,并预示着她日后可能在贾府演扮举足轻重的角色;再接下来,通过王熙凤一番指桑颂槐、别有心意的赞扬,道出了其貌之“标致”。至此,黛玉的容貌,在读者的心目中,仍是扑朔迷离、不得要领——这在读者心目中已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种悬念:黛玉到底长的什么模样?

然而,作者似乎用一种“不近人情”的态度来对待读者,仍未尽情描画黛玉美貌,而是又安排黛玉去见了宝玉的母亲王夫人,聆听王夫人大讲宝玉是如何一个“混世魔王”、他如何“有天无日”、“疯疯傻傻”。至此,这一章已过大半,可只要宝玉不登场,黛玉的容貌也就“千呼万唤不出来”。——可以说,在黛玉容貌的展示上,曹雪芹极尽“欲扬先抑”之能事,成功地利用悬念,紧紧揪住读者的心。

而在宝玉的出场上,作品则用了另一种巧妙的办法:先从侧面百般铺染宝玉的性格特点,然后才从正面尽情描画其面貌。在这一章中,宝玉的初次出现是在黛玉被人引领去拜见王夫人的时候。王夫人在黛玉初到自己府上之时,便对黛玉说自己“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你这些姐妹都不敢沾惹他的。”接下来,文章又写黛玉回忆母亲以前说过的关于宝玉的一些话,点出宝玉“衔玉而诞”的不凡身世以及“顽劣异常,极恶读书,最喜在内帏厮混;外祖母又极溺爱,无人敢管”的特点;紧接着,又通过王夫人的话,点出了宝玉“与众人不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有天无日,一时又疯疯傻傻”的怪异性情。就是在宝玉“一阵脚步响”、准备跨进房门之际,文章仍“赶紧”写了“丫鬟”因宝玉赶到而按捺不住的隐着异趣的“笑”以及黛玉因他人言语而生的愈来愈深的“这个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的疑惑心理。在做足了这种种侧面铺染之后,作品才让宝玉灿然登场。

在两“玉”相逢的时刻,作品又如何去描写其容貌呢?——此时,曹雪芹又使出极为高明的一招:借黛玉的眼睛和心理来写出宝玉的英俊非凡,借宝玉的眼睛和语言来写出黛玉的娇弱绝尘。作者姗姗来迟地安排两“玉”相逢,并且在两“玉”面面相对时,才让二者容貌齐齐亮相,并使两“玉”不可抗拒地互相倾倒,显然是要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宝玉的英俊只为黛玉而生,黛玉的娇美只为宝玉而造,两“玉”有着一种谁都无法割断的宿命的情缘。同时,作者写两“玉”相见时,黛玉原来对宝玉那种负面的疑惑霎那间荡然无存、立刻转为由衷的迷醉;而宝玉则通过其洒脱不羁的言行,不言而喻地流露了对黛玉的一见钟情——至此,一种“只待两‘玉’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感叹,几乎是不约而同、不可阻挡地在广大读者心中涌出!这是一种相当强烈的心理共振、情感共鸣!这便是作品精妙的构思所产生的美妙的艺术效果!

总之,《林黛玉进贾府》一文,在黛玉的出场上,用了一种久抑而不扬、等到宝玉出现才巧借其眼睛从正面尽情“释放”黛玉美貌的方法;而宝玉的出场,则用了一种先极力从侧面铺染其怪异性情、等到与黛玉见面才巧借黛玉眼睛泼墨描画其英俊外貌的“久扬而后显”的方法。两“玉”的出场,先散后合,散时悬念四伏,合时妙趣横生、令人情弦抨然而动,构思之高妙,实在叫人叹为观止、拍案叫绝,其艺术效果非同一般,非常值得广大读者深入玩味、认真学习并仿创活用。

本文章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