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学文摘 >> 焦氏母子性格探因

焦氏母子性格探因

2005年6月26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历来就焦氏婆媳之间矛盾原由看法破多,未有定论。本文试就焦氏母子性格成因做些探讨,为这一争论作点补充。
焦氏婆媳矛盾在文中的体现,显征出现在文章的开头,“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妾不堪驱使,及时相遣归”,以上是兰芝的自述,婆婆又是怎么看的呢?“此妇无礼节,举动自专由。吾意久怀忿,会不相从许”,可见,二人的矛盾是一直存在的,但并没有明显激烈的冲突,焦母久怀忿之下,又无法挑出媳妇的毛病,于是只能随便找个理由去批评媳妇,“大人故嫌迟”,实际上,这也是不能成为批评理由的。二人之间的这种专断与自由之间的性格矛盾始终困绕着双方,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发泄压抑。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于是在仲卿回家的这一刻,压抑得到了宣泄,矛盾得到了解决。只不过这种解决的方式显得既简单又残忍。
焦母、仲卿、兰芝的性格是十分鲜明的,焦母专断,仲卿懦弱,兰芝自由,兰芝的主动求遣就非常鲜明地体现了这一点。焦家的家庭成员构成和刘家完全一样,但母子性格截然相反,因此用封建家长制来解释,就会自相矛盾。何况,焦母的行为本身是不符合封建纲常的。古有“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焦母对儿子的颐指气使就是不符合三从中的最后一从的。我们都认可,焦母的专断,仲卿的懦弱都与仲卿的孝顺息息相关。那么,他们母二人的性格是否还有其他成因呢?我们可以做一个大胆的推断,按照古人给孩子的命名习惯,兄弟排行应是伯仲叔季,那么仲卿当是次子。基于这样一个推论,我们可以如下分析:
首先,仲卿的懦弱很大程度上缘于他是次子,不是长子。古人是很强调对长子的培养的,上至皇室继承人的选择培养;下至普通家庭,长兄为父。长子必须承担家中诸多事务,容易养成独立人格,刘兄就是一个明证,虽说有点过激。而次子一般会被忽视,并且要讲孝悌之道。在父兄面前,得恭恭敬敬,唯唯诺诺。难免会生性懦弱,处事呆板。共事二三年,还是一个小吏,“儿已薄禄相”,所言不虚,他的这种性格决定了他在官场中的命运。可以说懦弱植根于他的天性。
其次,焦母专断性格的形成,很可能产生于一个特殊的背景。基于我们以上的推测,仲卿的父兄有可能是突然亡故。“汝是世家子,仕宦于台阁”,焦刘两家门不当,户不对,成就这段婚姻的诱因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冲喜”。这时,家中迫切需要一个人来主事,而仲卿懦弱,还未养成独立人格,只能是焦母来承担培养次子,抚养幼女的责任,只有她才能做这个家庭的主人。特殊变故儿子的懦弱树立了焦母的权威,培养了焦母的专断。 
再次,我们还是来分析一下仲卿的孝顺对他和他母亲的影响。仲卿的懦弱一方面植根与他的天性,一方面又缘于他的孝顺,为了让身逢变故的母亲不再伤心,他对母亲惟命是从,隐忍成了他解决矛盾的主要手段。他的隐忍又助长了他母亲的专断性格。可以这样说,孝顺使仲卿显得更加懦弱,使他母亲更加专断。这种权威一旦形成,就很难自动放弃。当一个有主见的女子进入这个家庭,必然产生性格冲突,造成家庭矛盾。仲卿虽深爱兰芝,但出于孝顺,遣妻还家。仲卿的“徘徊庭树下”也未尝不体现了他的孝顺。
最后,仲卿的懦弱中自有主见和坚强。仲卿虽生性懦弱,但在家庭变故中慢慢磨砺,逐渐成长。只不过缘于孝顺,他没有将这些性格在他母亲面前很明显地表露出来,遣妻还家,只不过想让时间冲淡婆媳之间的矛盾,这是他的主见。他的坚强体现在他对困难的承受,为爱情选择赴死。如果说兰芝的主见和刚烈是火山喷涌的熔岩,那么仲卿的主见和刚烈就是运行在地底的烈火。在平时的矛盾冲突中,未能冲破日常的思维定势及行为方式,当矛盾激化时,仲卿就为我们展现了他最刚烈的一面,为我们谱写了一曲悲壮的爱情之歌。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