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学文摘 >> 抓根•理干•重表述——浅议现代文阅读应试的方法

抓根•理干•重表述——浅议现代文阅读应试的方法

2005年3月14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陕西咸阳实验中学 董樱桃

现代文阅读在高考语文试卷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分量,也是考生比较头疼的一道大题,区分度高,得分率较低,原因也许是多种因素,但主要有以下四点:一是阅读本是个性化的,对文本的理解受到读者知识水平,兴趣爱好,价值取向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常言道:“有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但就高考而言,它的阅读不是个性化的,而是要达到命题人认为的共性化的阅读,从这个角度上说,它与阅读的本质有差异,因而造成学生失分。二是阅读文章取材上的高品位,高文化内涵,对学生的阅读素养要求较高,与学生平常的自主阅读在选材上存在差异,增大了难度,学生个体的差异悬殊,拉开了距离。三是语言的表述不到位,心中明白,下笔却不利落,“茶壶中煮饺子——倒不出来”的情形不在少数。四是答题技巧没掌握,答非所问,不明确命题人的意图,胡乱作答。针对以上几种缘由,我在教学中逐渐摸索探究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现以《老家》为例,具体谈谈。

老 家

孙 犁

前几年,我曾诌过两句旧诗:“梦中每迷还乡路,愈知晚途念桑梓。”1最近几天,又接连做这样的梦:要回家,总是不自由;请假不准,或是路途遥远。2有时决心起程,单人独行,又总是在日已西斜时,迷失路途,忘记要经过的村庄的名字,无法打听。3或者是遇见雨水,道路泥泞;而所穿鞋子又不利于行路,有时鞋太大,有时鞋太小,有时倒穿着,有时横穿着,有时系以绳索。4种仲困扰,非弄到急醒了不可。5

也好,醒了也就不再着急,我还是躺在原来的地方,原来的床上,舒一口气,翻一个身。

其实,“文化大革命”以后,我已经回过两次老家,这些年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也不想再回去了。一是,家里已经没有亲人,回去连给我做饭的人也没有了。二是,村中和我认识的老年人,越来越少,中年以下,都不认识,见面只能寒暄几句,没有什么意思。

那两次回去,一次是陪伴一位正在相爱的女人,一次是和这位女人不睦之后。第一次,我们在村庄的周围走了走,在田头路边坐了坐,蘑菇也采过,柴禾也拾过。第二次,我一个人,看见亲人丘陇,故园荒废,触景生情,心情很坏,不久就回来了。

现在,梦中思念故乡的情绪,又如此浓烈,究竟是什么道理呢?实在说不清楚。

我是从十二岁离开故乡的。但有时出来,有时回去,老家还是我固定的窠巢,游子的归宿。中年以后,则在外之日多,居家之日少,且经战乱,行居无定。及至晚年,不管怎样说和如何想,回老家去住,是不可能的了。

是的,从我这一辈起,我这一家人,就要流落异乡了。人对故乡,感情是难以割断的,而且会越来越萦绕在意识的深处,形成不断的梦境。

那里的河流,确已经干了,但风沙还是熟悉的。屋顶上的炊烟不见了,灶下做饭的人,也早已不在。老屋顶上长着很高的草,破漏不堪。村人故旧,都指点着说:“这一家人,都到外面去了,不再回来了。”

我越来越思念我的故乡,也越来越尊重我的故乡。前不久,我写信给一位青年作家说:“写文章得罪人,是免不了的。但我甚不愿因为写文章,得罪乡里。遇有此等情节,一定请你提醒我注意!”

最近,有朋友到我们村里去了一趟,给我几间老屋拍了一张照片,在村支书家里,吃了一顿饺子。关于老屋,支书对他说:“前几年,我去信问他,他回信说,也不拆,也不卖,听其自然,倒了再说。看来,他对这几间破房,还是有感情的。”

朋友告诉我:现在村里,新房林立;村外,果木成林。我那几间破房,留在那里,实在太不调和了。

我解嘲似的说:“那总是一个标志,证明我曾是村中的一户。人们路过那里,看到那破房,就会想起我,念叨我。不然,就真的会把我忘记了。”

但是,新的正在突起,旧的终归要消失。

本文章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关闭】【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