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学文摘 >> 由两堂不成功的应聘课所想到的

由两堂不成功的应聘课所想到的

2005年12月4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程丹虹

摘要 本文试图从语文的根本特征入手,从语文的外延与内涵方面探讨语文教学生命力及其发展方向,对现阶段如何深化语文教学的改革,提高教学质量和素质等问题进行了一些相关的思考。

关键词:性质 基本素质 课程设置 专业素质 知识的积累



当深秋的风又一次吹黄了梧桐叶的时候,学校里迎来了一批又一批应聘的年轻人,他们大都经过四年的正规的师范训练,并且经过一定时间的教学实践,一堂课的试讲对他们来说应该算得上是牛刀小试,但是,大部分的年轻人的表现往往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那一天,来的是两位师范毕业的女孩子,一位清秀端庄,来自省城的一所有名的师范院校;另一位质朴大方,来另一所颇有历史的重点师范大学。

第一堂课上的是《论语》中的《子路、冉有、公西华伺坐》,一堂课上得四平八稳,波澜不惊,人走了,茶也凉,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给人留下什么。不由令人想起徐志摩的诗: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令人觉得惋惜的是第二堂课,是杜甫的《登高》,在尚未铃响以前,应聘者就在黑板上写好了标题,待师生在一片嘈杂的课间安静下来,应聘者就用一种凝重、诗意而又有女性特有的感性语调导入课文,悠悠的描述催人泪下,把大家带入了当年杜甫贫病困苦,独自登高,栏杆拍遍,无人能会的伤感境界,在同学们连读两遍文本内容以后,再逐联阐释,首联“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应聘者用“猿鸣三声泪沾裳”、“秋风秋雨愁煞人”来烘托,即独到又煽情,但是令人十分遗憾的是,但课程进入高潮的时候,当讲到杜甫“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应聘者动情地谈起杜甫当年“韶光易逝、壮志难酬”悲凉,应聘者顺手在黑板上写一个“韶”字,当她写完了“音”字偏旁后,却怎么也不能完成“召”字的偏旁,后来写了一个“句”字偏旁,自己仍拿不准,为了这么一个字,课堂里很是乱哄哄了一阵子,虽然,最后经同学们的查证之后,应聘者虽然改正了,并且也向学生道了歉,但由前半节课苦心营造的氛围却早已荡然无存,一节课就在草草中收了场。

在扼腕叹息之余,我想到了几点:

思考一:语文性质的讨论将要把语文引向何方

目前,“人文”这一词汇的使用率可谓是空前的,连大本营中文系也改称“人文学院”了。我们走过了文以载道的几千年,又走过了“文学政治服务”的几十年,是应该让文学返璞归真,回到人文关怀上来了,但如何取舍“态度、知识、技能、文化”等框架,如何看待传统的读说听写,语文还要不要在音形意上下一番苦功了?

语文是一门以语言文字为主要教学内容的综合性学科。它具有工具性、思想性、文学性和知识性,但基本性质是工具性,其他性质都是因为有了工具性才形成的。……进行读写听说的语言教学是语文教学的基本任务,思想教育是它的重要任务,文学教学是它的特有任务,知识传授是它的必要任务。”①

在这里我不想在“工具性”和“人文性”的讨论中再凑什么热闹,新课标对课程性质已有论断: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②我只是想说,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放松对语文教学基本素质的培养,人文论的创导者王尚文先生也曾在《中国教育报》上大声呼吁,要“紧紧地抓住语文的缰绳”。

我想应聘者在课前的准备不能说是不充分,在表象上看来,只是一次十分偶然的形而下的笔误,但在这偶然中也看出了一种必然。“韶”字不能称为生僻字,但却难倒了我们的中文本科毕业生,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我们语文教育的薄弱、苍白。试想,连最基本的字形、字音都无法准确表述,我们能还奢谈什么人文教育。

“‘技能’‘知识’,这些通常被指任为‘工具性’的东西,在语文课与教学,不是也不可能是‘单纯的工具’”“都是经过特定价值观筛选的结果,因而也沾染着特定价值观的色泽、黏附着特定的价值观。③

本文章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关闭】 【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