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教研教改 >> 教改信息 >> “建构主义”,是不是药?

“建构主义”,是不是药?

2005年11月5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提起哲学,某些人就言必称希腊,那就从古希腊说起吧。古希腊产生了两位伟大的智者,一位是苏格拉底,一位是普罗泰戈拉。苏格拉底大家都认识,柏拉图是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是他的徒孙,是辩证法的开创者,伟大的“客观主义”哲学家。普罗泰戈拉大家比较陌生一点,但他有一句名言——“人是万物的尺度”,思想界无人不知。因为他否认客观真理的存在,我权且把他称为“主观主义”哲学家吧。

如同中国古代哲学走的是以儒为主,以道为辅的两条线,西方哲学的发展也有这样两条线。苏格拉底就是孔子,而普罗泰戈拉就是老子。马克思号称是西方近代哲学思想的集大成者,但他的祖师爷还是苏格拉底;而叔本华、尼采等,拜的却是普罗泰戈拉的祖宗。至于海德格尔、佛洛伊德、萨特......打的是人本主义(其实就是主观主义)的旗帜,则又与叔本华、尼采等一脉相传。

中国的历史上,有哪一段时间道家思想占上锋?——对,魏晋南北朝时期。那时玄学盛行,知识分子扪虱而谈,谈玄。但好景不长,随着隋唐的统一,儒家又红火了起来,而道家此后再也没有翻过盘!而今的西方思想界,主观主义盛行,客观主义几乎靠边站,不就是相当于中国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吗?——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回过头来,再谈一谈“建构主义”。

作为一种学习的哲学,建构主义可以追溯到18世纪法国哲学家维柯,他曾经指出,人们只能清晰地理解他们自己建构的一切。因这句话,建构主义从一出生就带有鲜明的主观色彩。建构主义的关键人物,如杜威、皮亚杰、维果茨基等,同佛洛伊德一样,都是心理学研究的高手。以皮亚杰为例,他根据儿童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提出了著名的“认知结构说”,即:儿童是在与周围环境相互作用的过程中,逐步建构起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从而使自身认知结构得到发展的。乍一看,好象既唯物又辩证,颇能迷惑人,但骨子里还是主观主义:如果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都是儿童自己建构起来的,那么还有教条的存在吗?一只小鹿从来没有经历过死亡,站在悬崖边为什么也会发抖?

建构主义理论的核心内容,一言以蔽之:以学生为中心,强调学生对知识的主动探索、主动发现和对所学知识意义的主动建构。因为与当代思潮的主流(主观主义)相一致,建构主义风光无限,成了教育研究中最主要的观念。这种观念很快传到了中国,在中国教育改革的大背景下,直接促成了新课程标准的出台。

心理学家解决不了社会问题。而中国教育面临的问题,主要还是社会问题。以建构主义理论为指导的新课程改革,能否解决中国教育的问题,只怕还得打一个问号!况且,“是药三分毒”,建构主义这味西药的副作用是什么,究竟有多大,还值得我们深入地去研究!

建构主义的谬误——评语文课改

朋友,还记得“辩证唯物主义”这个名词吗?马克思教导我们,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又反作用于存在。存在是蛋,意识是鸡,没有蛋哪有鸡呢?有人会问,那没有鸡哪有蛋呢?问得好!鸡又可以下蛋,是谓“反作用”也。但有人却就此纠缠不清,否认存在决定意识,否认先有蛋后有鸡;甚至就干脆认定先有鸡后有蛋,搞出了一个“建构主义”!

单纯看“建构主义”,从头到脚都是真理。就如单纯看鸡下蛋,谁能说鸡下蛋的过程不是真实的呢?建构主义最早是由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提出来的,他认为儿童是在与周围环境的相互作用过程中,逐步建构起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这一说法,滴水不漏,但它终究只是一个桶:桶内装着儿童建构起来的对外部世界的认识,而桶外“客观存在”的知识却在岁月的长河里冰冷地流淌着。

我从图书馆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写在纸上的知识沉甸甸的。这是一本《论语》,记录着两千年前孔子的智慧。它不听人(包括秦始皇)的意志流淌了两千年,此刻流淌过我的眼前。我怀着尊崇的心情来到河边,跪下来掬一口神圣之水。圣水流进我的体内,“建构”为血液。但河里的圣水继续流淌着,依然冰冷着。

诚然,血浓于水,比水珍贵,但这只是针对个人的身体而言的。我们肯定血的价值,但不能就此漠视水的存在。如果没有岁月的长河里的神圣之水,我们身体里流动的血液又从何而来?

建构主义最大的谬误,就是漠视“客观存在”的知识,而把儿童“自我建构”的知识无限抬高。而“客观存在”的知识的传授者——教师,成了帮助儿童完成“自我建构”的引导者和服务者。“传道,授业,解惑”成了一句空话,有的只是对现有的知识体系价值体系的怀疑与摧毁,并且打着“创新”和“发现”的旗号!

本文章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关闭】【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