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拓展训练 >> 高中第六册 >> 报任安书

报任安书

2005年8月3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解题导读】

本篇是司马迁写给其友人任安的一封回信。司马迁因李陵之祸处以宫刑,出狱后任中书令,表面上是皇帝近臣,实则近于宦官,为士大夫所轻贱。任安此时曾写信给他,希望他能“推贤进士”。司马迁由于自己的遭遇和处境,感到很为难,所以一直未能复信。后任安因罪下狱,被判死刑,司马迁才给他写了这封回信。

司马迁在此信中以无比激愤的心情,向朋友、也是向世人诉说了自己因李陵之祸所受的奇耻大辱,倾吐了内心郁积已久的痛苦与愤懑,大胆揭露了朝廷大臣的自私,甚至还不加掩饰地流露了对汉武帝是非不辨、刻薄寡恩的不满。信中还委婉述说了他受刑后“隐忍苟活”的一片苦衷。为了完成《史记》的著述,司马迁所忍受的屈辱和耻笑,绝非常人所能想像。但他有一条非常坚定的信念,死要死得有价值,要“重于泰山”,所以,不完成《史记》的写作,绝不能轻易去死,即使一时被人误解也在所不惜。就是这样的信念支持他在“肠一日而九回”的痛苦挣扎中顽强地活了下来,忍辱负重,坚忍不拔,终于实现了他的夙愿,完成了他的大业。今天我们读着这部不朽的巨著,遥想司马迁当年写作时的艰辛与坚毅,怎能不对他的崇高精神无比敬佩呢!

本篇不仅对我们研究司马迁的思想以及《史记》的写作动机和完成过程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并且在文学史上是不可多得的散文杰作,古人早就把它视为天下奇文,可与《离骚》媲美。此文之奇,首先表现为气势的磅礴。作者长久郁积心中的悲愤,借此文喷发而出,有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其气势之壮阔,令人惊叹。此文之奇,更在于他的纵横开阖、起伏跌宕。作者是坦率的,但内心的矛盾与痛苦又是极其复杂的,他无意矫饰,但三言两语又无法说清,所以他就一一地如实道来。时而慷慨激昂,时而如泣如诉;时而旁征博引,时而欲言又止。曲折反复,一波三折,充分表现出笔力的雄健。此外,行文的流畅,语言的生动,骈句、散句自然错落,排句、叠句时有穿插,使本篇在散文形式上也具有独具一格的艺术魅力。



【原作注析】

太史公牛马走,司马迁再拜言。少卿足下:曩(nǎng)者辱赐书,教以慎于接物,推贤进士为务。[太史公:司马迁所任官职。司马迁28岁接任父亲的职位,担任太史令。古代书信常在开头先列具写信人的官职姓名。  牛马走:像牛马一样替人奔走的仆役。  再拜:拜两次,表示恭敬。  言:陈述。  足下:古代对人的敬称。  曩:从前。  者:表示停顿。  辱赐书:蒙受屈辱写信给我。  接物:与人交往。  推:推荐。  进:引荐。  贤、士:有才德的人。  为务:作为应当做的事情。务,事、任务。当时司马迁任中书令(由宦官担任,掌管推选人才和文书等),能较多地接近皇帝,任安希望司马迁利用自己的条件向皇帝举荐人才。]意气勤勤恳恳,若望仆不相师,而用流俗人之言,仆非敢如此也。[意:用意。  气:语气。  勤勤恳恳:诚恳的样子。  若:如果。  望:怨恨、遗憾,以……为遗憾。  仆:司马迁对自己的谦称。  相师:效法他人的意见行事。师,效法。  而:好像、同……一样。  流:这里有顺从、追随的意思。  俗人:指一般世俗之人。]请略陈固陋。[固陋:褊狭浅陋的见解。]阙(quē)然久不报,幸勿为过![阙然:相隔很久。  幸:希望。  过:责怪。]

仆之先,非有剖符丹书之功,文史星历,近乎卜祝之间,固主上所戏弄,倡优所畜,流俗之所轻也。[先:先人,即去世的父祖等。  剖符:汉代皇帝给功臣的一种凭信。符,竹制,上写永不改变爵位的誓言,剖分为二,皇帝与功臣各存其一。  丹书:即丹书铁券,铁制的券契,用朱砂书写誓词,故称丹书。得剖符丹书的功臣,子孙有罪可以赦免。  文史、星历:文献史籍和天文历法,这些都是太史令掌管的事务。  卜祝:负责占卜和祭祀的官职。  固:本来。  所戏弄:不重视的、当作玩物的。  倡优所畜:被当作乐工和伶人来蓄养。倡优,是古代被人轻贱的下等人。]假令仆伏法受诛,若九牛亡一毛,与蝼蚁何以异?[伏法受诛:接受法律的制裁,接受死刑。  亡:丢失。  蝼蚁:蝼蛄和蚂蚁,泛指微小的生物。]而世又不与能死节者比,特以为智穷罪极,不能自免,卒就死耳。[与:称许。  死节者:坚守自己的节操而死。  比:并列。  特:副词,只、仅仅。  智穷罪极:指方法用尽,因为罪行实在太重而无法开脱。]何也?素所自树立使然也。[素所自树立:平素自己用来立身的。指从事的职业和所处的地位。]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或:无定代词,有的、有的人。  于:比。  用之所趋:意思是为什么去死。用,介词,因。之,代词,代“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不同情况。]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其次不辱理色,其次不辱辞令,其次诎(qū)体受辱,其次易服受辱,其次关木索、被箠(chuí)楚受辱,其次剔毛发、婴金铁受辱,其次毁肌肤、断肢体受辱,最下腐刑极矣。[太上:最上、第一位。  先:祖先。  理色:脸面。理,纹理,指皮肤。色,脸色。   不辱辞令:不做言而无信的事。辞令,酬应、答对的言辞。  诎体:指身体被捆绑。诎,同“屈”。  易服:指换上罪人的衣服。  关木索:戴上枷索。关,指戴上。木,指枷。索,绳索。  被:遭受。  箠楚:木杖和荆杖,都是刑具。  剔毛发:把头发剃光,即所谓髠(kūn)刑。剔,通“剃”。  婴金铁:指颈上套着铁圈,即所谓钳刑。婴,缠绕。  毁肌肤、断支体:指毁伤肉体的刑罚。如脸上刺字的黥(qíng)刑、砍去双 脚 的 刖(yuè)刑、割掉鼻子的劓(yì)刑、剔去膝盖骨的膑(bìn)刑、割掉耳朵的刵(èr)刑等。支,同“肢”。  腐刑:即宫刑。仅次于死刑。  极矣:到顶了。]传曰:“刑不上大夫。”此言士节不可不勉励也。[刑不上大夫:大夫之官犯了法,可以不受刑罚。语见《礼记·曲礼上》。  士节不可不勉励:士人的恪守操守不能不鼓励劝勉。士,这里指士大夫。]猛虎在深山,百兽震恐,及其在槛阱之中,摇尾而求食,积威约之渐也。[槛:关野兽的栅栏。  阱:捕野兽的陷阱。  积威约:(人对虎)长期(施加的)威力的约束。积,积累。  渐:逐渐发展的结果。]故士有画地为牢,势不可入;削木为吏,议不可对,定计于鲜也。[画地为牢,势不可入:在地上画个圈子做牢狱,也一定不能进去。势,那种情势。  削木为吏,议不可对:哪怕用木制的狱吏来审案,大家也都说不能去对质。这句和上句都是说牢狱的恐怖。  定计于鲜:指早拿定主意,即自杀。鲜,指态度鲜明。或解为夭亡、不得寿终。]今交手足,受木索,暴肌肤,受榜箠,幽于圜(yuán)墙之中,当此之时,见狱吏则头抢(qiāng)地,视徒隶则正惕息,何者?积威约之势也。[交手足:手脚被捆绑。交,交叉,这里可译为“捆绑”。  榜:鞭打。  圜墙:指监狱。圜,通“圆”。  头抢地:用头碰地。抢,撞、触。  徒隶:狱卒。  惕息:不敢喘息,形容极其恐惧。惕,害怕。]及以至是,言不辱者,所谓强(qiǎng)颜耳,曷足贵乎![及以至是:等到了这种地步。  言不辱者,所谓强颜耳:(已经在监狱中受尽凌辱)还要说没什么可耻辱的,这只能说是厚脸皮罢了。强颜,厚着脸皮。耳,语气助词,而已、罢了。  曷:即“何”,表示疑问。]且西伯,伯也,拘于羑(yǒu)里;李斯,相也,具于五刑;淮阴,王也,受械于陈;彭越、张敖,南面称孤,系狱抵罪;绛侯诛诸吕,权倾五伯,囚于请室;魏其(jī),大将也,衣赭(zhě)衣,关三木;季布为朱家钳奴;灌夫受辱于居室。[西伯:周文王的封号。  伯(也):方伯,即一方诸侯之长。殷纣时他是西方诸侯之长,故称。  拘于羑里:据《史记·殷本纪》、《史记·周本纪》载,周文王曾被殷纣王拘禁。羑里,今河南汤阴县北牖城。  李斯:战国末年上蔡(今河南上蔡县西)人。帮助秦始皇统一全国,任秦丞相。秦二世时,李斯被赵高陷害,最后被腰斩、灭三族。  具五刑:受遍五种刑罚。至于他受了哪五种酷刑,未详。  淮阴:淮阴侯韩信。韩信先被刘邦封为楚王,后有人告他谋反,刘邦假做南游,到陈地,韩信来见,被逮捕。后被赦,封为淮阴侯。械,手铐、脚镣一类的刑具。  彭越、张敖:彭越,汉初功臣,封梁王。张敖,汉初功臣,张耳之子,父死,袭为赵王。二人都因被诬告谋反,下狱定罪。  绛侯:西汉功臣周勃的封号。吕后死,吕禄等人谋反,周勃与陈平等诛灭吕氏亲族,迎立文帝。  权倾五伯(bà):权势很大,超过春秋时的五霸。伯,通“霸”。  请室:汉代囚禁有罪官吏的监狱。周勃后来被诬告谋反,下狱治罪。  魏其:魏其侯窦婴,汉景帝时为大将军,武帝时被诬下狱处死。  衣赭衣:穿红褐色的衣服。古代囚服为赭色。衣(赭),名词用如动词,穿。  三木:指加在颈、手、足三处的刑具,即枷和桎(zhì)梏(gù)。  季布:季布原为项羽将领,屡次困辱刘邦。项羽死后,刘邦悬赏捉拿季布。季布剃光了头,颈带铁圈,改变姓名,卖身为鲁人朱家的奴隶。  灌夫:汉景帝时,灌夫平七国之乱有功,为中郎将。武帝时被诬下狱、灭族。  居室:少府所属的官署名,是当时贵族犯罪后的拘留之所。]此人皆身至王侯将相,声闻邻国,及罪至罔(wǎng)加,不能引决自裁,在尘埃之中。古今一体,安在其不辱也?[罪至罔加:罪名临头,法网加在身上。罔,同“网”。  引决、自裁:都是自杀。  尘埃:指监狱。  一体:一律、一样。  安在其不辱也:“其不辱也安在”的倒装。]由此言之,勇怯,势也;强弱,形也。[勇怯,势也:勇敢或胆怯,是在不同形势下显示的。  强弱,形也:强大或软弱,是在具体情况下表现的。]审矣,何足怪乎?[审矣:明白了。]夫人不能蚤自裁绳墨之外,以稍陵迟,至于鞭箠之间,乃欲引节,斯不亦远乎?[夫:发语词,表示要发议论。  蚤:通“早”。  绳墨:木匠画直线用的工具,喻规矩和法度。这里指法律。  以:通“已”,已经。  稍:渐渐。  陵迟:卑下,衰颓。  引节:引决从节、自杀殉节。  斯:指示代词,这。]古人所以重施刑于大夫者,殆为此也。[重:慎重。  殆:副词,大概、恐怕。]

本文章共5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4  5  


关闭】【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