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中学_语文

中教网 >> 中学语文 >> 读书笔记 >> 般若文海 >> 药香如蝶

药香如蝶

2005年6月25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药香如蝶 
 
 
吴克诚 


 
    所谓的药都是些亡去很久的草。长得正好的草是不配叫药的,即使硬放进药屉,不久它也会烂掉,因为它未经晒、烘、焙或炒——久久八十一劫,少了一劫,也不能成药。

    所以药都身世沧桑。身世沧桑的药只能以文火慢熬。我喜欢这个“熬”,“煎药”的煎太轻薄,与药的身世不协调。

    急火出菜,文火出药——饱经沧桑之心,除了以文火轻拢慢捻,是断不能把它再打开了——且看文火不疾不徐在药锅底下缭绕——缭绕成花的瓣,那么锅中药就是瓣中蕊了,熬着熬着,蕊心舒开,尘封已久的沧桑便一丝一缕地倾吐出来。

    越王勾践很善用文火熬药。越国病入膏肓,他却不慌不急,用去二十多年的光阴,来熬一服复国之药。伍子胥在这方面可逊色了,他输在一个“急”字上,一急,药糊了。急火攻心,自己当然也在劫难逃。

    沧桑是苦涩的,所以药都苦。

    苦药祛病。

    魏征是个善献苦药的人。唐太宗善喝苦药。虽然有时他也会紧皱眉头,但他最终还是咽了下去。纣王咽不下去,渐渐就百病缠身。病是潜伏着的阴谋,肉眼一时半会儿很难看到,它一旦显出山水,就势如破竹了。

    小孩子理解不了药的苦心,所以小孩子总拒绝好心好意的药。我甚至都拒绝走进父亲的药房——我至今仍记着那个春夜,月色正好,我溜进父亲的药房,倚着门,看他熬药。摇曳的烛影里,父亲被药拥着,也如一味药了。药香如蝶,满室翩跹。父亲说:“过来啊,过来叫药熏熏。”我可不愿让它熏,我一扭头,转身就跑,一地花影都被我踩碎了。

    今夜,父亲故去已整十年。当初那些被我踩碎的花影仍在。月色正好。可是再也不会有人唤我熏药……

    当初面对那些苦药,我真不应该拔腿就跑……

    从生到老,谁能离得了那些药?从生到老,谁能说清,究竟要咽下多少药?





关闭】【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