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小学_语文

中教网 >> 小学语文 >> 综合 >> 语文课“综合性学习”的历史发展

语文课“综合性学习”的历史发展

2005年12月17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未知 字体:[ ]
在《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中,“综合性学习”被列入基础教育的各个学段,成为语文课程目标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们深入研究各个学段“综合性学习”的具体内容和目标时,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综合性学习’是传统教学,还是反传统教学?” 

语文课“综合性学习” 植根于中国传统语文教育,孔子实施的教育就具有综合性。特别是在教育思想观念方面,孔子创立了一套具有很强实践性的智德双修、内外兼通、知行合一的教育理念,融才智教学与道德教育为一体,集内在教化与外向达行于一身;寓教于本性内心,寓德于仪礼外形。在孔子的教育思想与教育实践中,智育与德育、内修与外学、启智与笃行、学文与学工、求是与求德等等,都是不可缺少的。孔子创立的这种智德、内外、知行合为一体的基本教育理念,体现了语文的“工具性”目标与“人文性” 目标的统一,实现了德智体美、知行体用、文化技艺等的完整综合。孔子的教育思想,影响着中国语文教育教学的发展道路和基本面貌。千百年来,中国传统语文教育总是把综合作为认识的起点和归宿。教学目标上求“觉悟”,达到直觉体悟,完成个人体验;教学内容上图“完善”,熔铸多种学科,改造人格气质;教学方法上用“涵泳”,重视整体把握,致力语感培养。 

当然,中国传统语文教育的综合性与我们今天语文课的“综合性学习”并不相同。由于历史的局限,中国传统语文教育在其综合性道路上向前发展时,自身的痼疾也在发生作用,伤害着语文教育。从语文目标、内容、教学方法等方方面面,影响着语文教学综合性的程度和质量。首先,中国传统语文教育高度的政治化、伦理化倾向,使语文教育逐步蜕变为经学的附属,从而排斥其他思想内容和社会内容,最终割断语文同社会生活的各方面的联系。其次,中国传统语文教育的启发教育原则,在实践中实质上是教育与训导的结合,训导的强化很容易禁锢学生的思想,引导学生领悟已知而并不能发现未知。《礼记·学记》就已经注意到这种弊端,提出:“故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而即使是这里所说的“和易以思”,也只是限定在儒家伦理观念和政治原则的框框内,与今天的开放性和创造性有明显的区别。再次,中国传统语文教育的整体把握,建立在直觉思维的基础上。它有利于把握对象总体,领会普遍联系,感悟语文中那些不可言喻的意蕴。但是,直觉不受逻辑规则制约,主体运用知识经验,对客体本质、属性、规律迅速识别,作出直接理解和整体判断。因此,知识经验的质量对直觉思维水平有着重要的影响;直觉没有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主体不能明确地意识到它的进程,无法用语言表述过程和产生结果的原因,因此,带有明显的模糊性,对于把握语文教育中的某些精确的、科学的内容显然是不利的。 

语文课“综合性学习”是在对中国传统语文教育综合性的否定之否定过程中产生的。中国古代“学”的意义主要在求“觉悟”。许慎《说文解字》即训  “学” 为“觉悟”。班固《白虎通义》也说:“学之为言觉也,以觉悟所不知也。” 可见,“觉悟” 既是语文学习目标,又是语文学习方法,同时也负载着语文学习内容。“觉悟”综合了目标,综合了方法,综合了内容,同时也综合了目标方法和内容。语文教育的一切都被“觉悟”综合,这种高度的综合,在一些背景下是能够符合语文规律的,但在某些背景下——例如了解事物的各个构成因素,把握各个侧面、部分、层次之间的关系,明确事物的发展步骤等等——则很难得到实质性的或具体的认识。于是,五四运动前后,中国语文教育改革的前驱,就吸收近代科学的分析方法,开始了语文教育改革和实验,有效地促进了我国语文教育的发展。但是,在纠正传统语文教育长于综合、忽视分析的倾向时,又出现另一种偏颇,主要是割裂整体的有机联系,机械地分裂教学目标、分割教学内容、分解教学步骤,导致语文教育自身的迷失。“综合性学习” 的设置,应该是对过份偏重语文分析的做法的纠正。 

本文章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返回首页】【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