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_课改_课程标准

中教网 >> 课程改革 >> 参考文献 >> 西方课程的历史发展(下)

西方课程的历史发展(下)

2005年8月2日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字体:[ ]

[美]布鲁巴克

丁证霖 赵中建 译 瞿葆奎 校

正如上篇所述的那样,到了19世纪下半叶,不同教育层次的人或多或少地注意到广泛而又不同的教材编排体系。事实上那是几乎说不上从社会遗产方面遴选材料,然后把它们系统地编制出学校用的教材。由于历史累积的文明资源超过了课程所能包含的容量,所以面临的教育问题是要确定:儿童在有限的受学校教育的的年限里,应该吸收那些最基本的东西。与上述问题密切有关的还有几个使20世纪教育界人士煞费思索的问题棗不仅包括应该如何选择课程的问题,而且还包括应该如何组织课程的问题。而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方过来又不得不去解决如何看待课程的本质这一更深一步的问题。

“什么知识最有价值”

  

    要寻求历史上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不妨先清理和总结一下以往几个世纪中有关的课程选择理论。有相当一段时期,评判学科的主要标准是人文主义的标准。人文主义的标准把人的本性提到很高的地位。因此,对学科价值的衡量来自假定在人的本性中起支配作用的层次。这种层次说又是受一种二元论支配的,按照这种二元论,人的理性宫能应当控制自己的肉体欲望。由此就可以合乎逻辑地得出结论:学科的理性内容越多,它们的价值必定越高。

    相反,学科越是诉诸于情感和感觉,它们就越不重要。此外,依据身心二元论(mind-body dualism),如果是物质第一的,则感觉就要遭折磨,而如果是非物质的和精神的,则理智就会受裨益,根据人的本性的层次去加强学科的层次排列,是与以贵族统治为基础的社会中固有的等级状态相一致的。理智学科(intellectual studies)大概与上层阶级有着特别密切的相互关系,因为理智学科是高于感觉的,而上层阶级是高于下层阶级的,两者都可以发挥其直接的职能,至于下层阶级通常是以感觉为动力的。

    文法、逻辑和修辞这三艺属于理智学科,他们比包含感觉的学科,例如自然科学和手工艺,更加有用,这一点虽长期以来没有明确说过,但却是可以看得出来的。理智学科的价值不是由于它们可以赋予任何实用而产生的,而是由于它们具有人的内在本性的联系而产生的。因此,理智学科自身就是有价值的、就蕴含着价值的。它们的价值是固有的、本身内含的。实用学科(useful studies)是一种较低级的学科,因为有用就是示意着一门学科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它的价值部分地决定与它促使达到的目的。显然,如果一门学科其价值不是自身内含的,那末就不能与那些自身就内含价值的学科相提并论。因此,一门学科如果由于作为一种手段而产生价值,那就意味着这门学科在本质上是卑下一些的。它只是充当一定目的的手段,就完全像给主子当奴仆一样。所以,只要社会形成了贵族统治,上层阶级的体面自然而然地归于,除非偶然,富有获出生高贵,那末功利对学科价值必然做低下的衡量了。

    随着17世纪近代科学的崛起,尤其18世纪末民主革命的来临,学科价值的标准开始有了改变。从经验中依靠感觉的验证而取得巨大成就的科学,打开了过去理论上的第一个缺口。这种过去的理论认为,理智学科的内在价值就优于那些感觉的学科,或者优于那些理智和感觉兼而有之的学科。当社会革命宣告内在价值并不是少数人所特有的,而是人人都具有的时候,这种理论就全部完蛋了。革命派反对特权的堡垒,无论是反对拥有特权的社会价值还是反对课程中享有特权的学科,其最锐利的破坏性武器是对合理的功利的验证。

    英国的斯宾塞(Spencer,H.,1820?/FONT>1903)首先清晰地、详细地阐明了课程中各种学科相关价值的功利主义理论。19世纪中期之后不久,斯宾塞发表了一篇文章:《什么知识最有价值?(What Knowledge is Most Worth)》,这篇文章不仅在英国而且在美国广为传诵。他深受英国的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和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按照各门学科对社会生存的有用性,整理了一个序列。这样,他就把学科安排成为:“(1)直接保全自己的活动;(2)从获得生活必需品而间接保全自己的活动;(3)目的在抚养教育子女的活动(4)与维持正常社会政治关系有关的活动;(5)在生活的闲暇时间满足还好和感情的各种活动。”

本文章共11页,当前在第01页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关闭】【收藏本文到IE】【中教论坛】【返回首页